關于我市脫貧攻堅産業扶貧情況的調查報告

    發布日期:2019-09-18 信息來源:人大常委會 字體:[ ]

    ——2019年8月28日在常德市第七屆人民代表大會

    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四次會議上

                                        市人大農業委主任委員  譚徽立

     

    根據市人大常委會今年工作要點安排,6月中旬以來,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宋雲文帶領市人大農業委、市農業農村局、市扶貧辦等單位的負責同志,先後赴安鄉、津市、石門、澧縣、桃源5個縣市10個鄉鎮12個村,就全市産業扶貧工作情況開展調研。每到一地,通過查看扶貧産業基地、走訪基層幹部群衆、召開座談會、聽取縣鄉政府工作彙報等形式,深入了解産業扶貧發展現狀、資金使用、産品銷售、利益聯結等情況,比較全面地掌握了全市産業扶貧工作進展情況。現将有關情況報告如下:

      一、總體評價

    近年來,全市在産業扶貧工作上轉變思路、搶抓機遇、發揮優勢、創新模式,有效促進了扶貧産業穩步發展,為打赢脫貧攻堅戰奠定了較好基礎。主要體現在三個不斷

    1、扶貧産業不斷壯大。按照村有主導産業、戶有增收門路的目标和連片開發、整村推進的思路,全市重點發展了優質稻、林果、食用菌、茶葉、油茶、蔬菜、生豬、家禽、水産、鄉村旅遊等十大扶貧産業。各地積極發展一鄉一業”“一村一品,逐步形成了具有本地特色的扶貧主導産業、優勢産業和特色産業。比如,石門縣建成扶貧示範基地105個,帶動6萬多貧困人口脫貧,人均增收3200元以上,成為全省産業扶貧樣闆;桃源縣有15家龍頭企業、145個合作社、113個營銷大戶直接參與産業扶貧,帶動貧困對象3.5萬人。尤其是桃源沙坪賽陽村利用優美的生态資源,發展鄉村旅遊休閑觀光農業,帶動全村133439人全部脫貧,成為了全省鄉村旅遊脫貧的樣闆示範村。

    2、幫扶模式不斷創新。積極引導貧困戶以土地入股、聯戶經營、勞務就業等方式參與産業發展,全市形成了多種可學可推的産業扶貧模式。主要有:一是企業+基地(合作社)+貧困戶。石門土雞養殖産業項目由湘佳牧業公司牽頭,吸納财政專項資金和小額信貸資金3991萬元在貧困村建場辦基地,29個貧困村年均分紅4萬元以上、773個貧困戶年均增收2500元以上。二是企業+村級組織+貧困戶。臨澧縣久豐村由村集體和企業聯合種植油茶2200畝,産業經營利潤按貧困戶28%、村集體2%、企業70%進行分配。三是企業(合作社)+貧困戶。安鄉縣富民水稻專業合作社與種植戶簽訂保底回收協議,指導陳家嘴鎮四分局村250戶貧困戶種植優質稻,去年貧困戶戶均增收2246元。

    3、政策扶持不斷加力。一是加大資金投入。各區縣(市)均設立了扶貧産業專項資金,石門縣每年為每個村安排專項産業發展資金30萬元;臨澧縣去年投入産業扶貧資金6151萬元,實施産業項目189個。二是加強金融支持。到今年6月底,全市累計發放扶貧小額信貸16.5億元,幫助4.8萬戶貧困戶通過發展産業脫貧,覆蓋了全市42.2%的貧困戶。三是實行技術幫扶。近兩年全市共組織專家在貧困村開展農民教育培訓258期,參培人員2萬多人。今年全市實行産業發展指導員制度,為396個貧困村派駐産業發展指導員638人,為1036個非貧困村派駐産業發展指導員1247人。四是開展消費扶貧。通過舉辦柑橘節”“蔬菜節”“龍蝦節、組織常德品牌中國品質品牌推介會、實施互聯網+”現代農業行動等活動,積極擴大全市扶貧産品銷售渠道。

    二、主要問題

    雖然我市在産業扶貧上力度較大、亮點較多,但存在的問題也比較突出,确保貧困對象長期穩定依靠産業增收脫貧還存在許多不确定因素。主要問題是四不

    1、利益聯結不緊。一是産業項目不優導緻聯結不緊。部分産業扶貧項目市場競争力弱、赢利能力低,導緻帶動幫扶貧困戶的能力弱、實力小。二是經營主體意願不高導緻聯結不緊。現行産業扶貧政策沒有充分調動産業經營主體的幫扶積極性,如産業扶貧重點項目委托幫扶和股份合作模式中,前五年經營主體無論盈虧,每年須支付投資資金或股金的8%10%,五年之後采取股份合作幫扶方式,實行同股同權同利、風險共擔,經營主體責任大、付出多,卻沒有多少想頭。甚至還有個别入股分紅項目存在約定分紅比例較高、難以維持的問題。三是利益分配單一導緻聯結不緊。有的地方産業扶貧實行單一的固定利息式分紅方式,或者簡單分發扶貧豬苗、雞鴨苗等實物,或者隻有土地流轉租金,貧困戶沒有深度參與到産業發展中來,難以長期穩定地獲得收益。四是監督機制不全導緻聯結不緊。在經營主體與貧困戶合作的過程中,協議能否得到有效執行,特别是村集體、貧困戶的收益如何保障,還沒有行之有效的約束機制。

    2、内生動力不足。一方面,部分地方抓産業扶貧的信心不足,認為扶貧産業培育時間長、見效慢,而且還面臨産銷市場、自然災害等多重風險挑戰,發展扶貧産業存在畏難情緒。另一方面,部分貧困戶受技術、資金、思路限制,生産經營能力低,自主發展難度大,安于現狀,擔心發展不起來,還有極少數貧困戶等靠要思想嚴重,對扶貧政策依賴性較強,主動發展産業的熱情不高。

    3、帶動能力不強。一方面,部分地方扶貧産業謀劃不夠,存在規劃參差不齊、産業同質重複、産業鍊條不長等問題。另一方面,全市新型經營主體大多數處于成長階段,多數抗風險能力差,帶動和輻射作用發揮有限,手段較為單一。比如,新型經營主體帶動貧困戶多以流轉貧困戶土地和臨時用工為主,真正以入股分紅和吸納長期穩定務工就業的較少;貧困群體大多年老體弱,勞動效率不高,新型經營主體雇用貧困人口工作的意願不強。

    4、融合步伐不快。盡管這些年全市實施了不少産業扶貧項目,但在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上做的不夠,還沒有形成橫向聯合成網、縱向融合成鍊的扶貧産業發展格局。尤其是在發展鄉村旅遊産業方面,潛力挖掘不夠。比如,農家樂多以餐飲經營為主,對蔬菜等農産品供應基地建設帶動不足,對加工包裝的土特産銷售帶動不足;農村電商多以工業品下行為主,對農産品加工銷售帶動不足,對農産品流通體系建設帶動不足,帶動貧困戶增收脫貧的效果并不明顯。

    三、幾點建議

    扶貧扶長遠,長遠在産業。産業扶貧是鞏固脫貧成果,提高脫貧質量的首要之舉。産業扶貧是鄉村振興的大事,但也是一件難事,需要各級政府高度重視,持之以恒地加大工作推進力度和政策扶持力度。為此,我們提出四點建議:

    1、加強政策支持。一是加大财政投入。嚴格執行省裡有關規定,各級财政産業扶貧專項資金預算增長幅度不得低于當年财政收入增長幅度。凡納入整合範圍的39項中央和省财政涉農資金,必須安排一定比例保障和滿足産業發展資金需求。整合的涉農資金應主要用于産業扶貧,投向當地主導産業的薄弱環節,或将資金折股量化到貧困戶頭上建立利益聯結機制,要防止利用産業扶貧資金堆砌貧困人口幾乎難以受益的“盆景”式産業。二是撬動金融參與。深入推進金融資源、金融手段注入産業扶貧全過程,促進扶貧小額信貸、惠農擔、财銀保等金融産品健康發展。特别是鼓勵商業保險進入脫貧攻堅領域,積極開展對貧困對象農業産業受災受損保險業務,切實防止脫貧戶因災返貧、貧困戶因災收入銳減。三是抓好項目支持。加大貧困縣鄉村的交通、水利、光纖通信、電力等基礎設施投入力度,為産業扶貧提供基礎設施支撐。四是促進融合發展。對生态環境好、資源優勢好的貧困村,要因地制宜,結合美麗鄉村建設,大力支持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加快發展鄉村旅遊觀光農業(農家樂産業)、富有地域特色的“一村一品”高效品牌農業。如澧縣王家廠鎮引進能人創辦涔河莊園,融合民俗文化展示、鄉村旅遊立體發展,帶動周邊3個自然村貧困人口脫貧。同時,要加快農村電商平台建設,大力推廣農超、農校、農社、農企等産銷對接模式,擴大産業扶貧産品的市場銷售渠道。

    2、加強利益聯結。深入研究各類幫扶模式特點,構建緊密利益聯結機制,打造扶貧對象和幫扶主體産業共同體、利益共同體。一是加強以訂單收購為主要特征的合同式利益聯結,龍頭企業或合作社與貧困戶簽訂産銷合同,實行保護價托底收購并進行加工和銷售,從而使貧困戶的小生産與大市場對接。如臨澧縣萬福村依托後盾單位,采取訂單式發展煙葉産業帶動整村脫貧。二是加強以社會化服務為主要特征的合作式利益聯結,龍頭企業或合作社通過提供技術指導和産銷服務等,實現企業、合作社與貧困戶在生産、流通、加工等環節的分工合作。三是加強以在企業或合作社務工為主要特征的勞務式利益聯結,把貧困戶的生産經營活動納入産業鍊條中,貧困戶成為龍頭企業或合作社的員工,獲得工資收入。四是加強以要素入股為主要特征的股份式利益聯結,貧困戶以資金、土地、産品等要素入股,由純粹的農業生産者變為投資者,不僅獲得生産環節利潤,還作為股東分享加工、流通、銷售等環節利潤等。

    3、加強帶動能力。一是穩步推進園區産業帶動、龍頭企業帶動、股份合作、資産托管等一批産業扶貧模式,探索推進村有當家産業、戶有緻富門路、人有一技之長的産業增收脫貧新模式。二是提升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社會責任感,動員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和鄉賢能人到貧困村興業創業、發展基地。如西湖管理區引進本地能人魏仲珊創辦德人牧業,建立特色牧業小鎮,帶動當地農民脫貧。市縣兩級都要确定一批農業社會化服務企業、産業化龍頭企業、農民合作社以及農村電商,按其扶貧成效的大小,由财政給予相應補助獎勵。對違約企業建立黑名單制度。三是抓好脫貧攻堅項目庫建設,重點建好産業發展項目庫,加大項目支持力度,提高項目帶動效應。

    4、加強内生動力。堅持扶貧與扶智扶志相結合,堅持因村因戶因人分類施策。一是針對有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将其作為産業扶貧重點對象,加強培訓引導,鼓勵支持其掌握1門以上就業技能,形成1個以上産業增收。二是針對有部分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盡可能納入到産業扶貧政策中來,幫助其實現自力更生。對已脫貧的原貧困戶,要繼續給予産業幫扶,确保穩定脫貧。三是支持基層組織特别是貧困村村支兩委,積極開展“三變”改革,通過“資源變資産、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路徑,盤活集體資源、撬動社會資本、壯大集體經濟,把貧困戶納入集體經濟保障範圍,以産業扶貧的顯著成效推動全市鄉村振興和全面小康目标的實現!

    【打印本頁】【關閉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